RISA

COSER | 业余摄影 | KAITO | ACE | CORPSE PARTY | 弾丸論破 | EVIL WITHIN | BIOHAZARD | 閃の軌跡

乱世之后又是乱世(剑网三/羊花)

虐哭我

执子落花:

很久以前发在空间里的orz

没错其实是我没啥梗就拿这个来凑数【装死】

也是以前看到在空间里很火的基三贴吧小尾巴想到的

如果在乱世之中幸存,又能有什么用呢




我躲过了乱世,却踏入了另一个乱世。

万花谷的花海依旧是那么的艳丽,万花谷的生死树伫立于此。

呦呦鹿鸣,调皮野猴,暴躁飞猿。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。乱世的万花被火海覆盖,乱世的万花尸横遍野。师兄说,那一年,他没有等到他想见的人,只留下一把残缺的剑身。

纯阳宫依旧漫天飞雪,却已寥寥无几。

乱世的纯阳,血流成河,只余那句:来战。莫问说,那一年,师兄把一名万花谷弟子硬生生地拉到了纯阳宫。那一晚,万花谷火光漫天,万花谷弟子与神策军同归于尽。

那名纯阳,死于乱世;那名万花,回归谷中。

多年后的某日,万花谷的花海再度盛开,生死树挺拔而立。

我踏入万花谷,拜入了师门。师兄说:我为医者,应救济世人,为善之道。

我默然。

“师兄,乱世……是什么样的?”

“生离死别。”

何为乱世,这便是乱世。

只是我未曾见过。

“师兄,我想要笛子!”

他默然,一笑置之。用手中的雪凤冰王笛拍了我的脑袋一下,便离开了。去祭奠那个死去的纯阳。

花间任我游,离经之易道。

师兄说:从前那个不谙世事的他已经死了。随着纯阳永远的离开了。

我不知道那个纯阳的一切,不知道纯阳宫在哪里。只知道纯阳宫的雪很美。

莫问说过,纯阳宫的雪盖住了斑斑血迹……纯阳宫的雪盖住了丝丝人气……

后来的后来。

我出师了。

带着离经易道的心法出了谷,一片茫然。莫问带我去了纯阳宫。

“纯阳宫以修身养性为主,惩恶扬善为辅,可我不喜欢那些道啊道的,就跟着师父修习紫霞功。”莫问把玩着手中的剑穗,挽了个剑花,“要不你跟贫道学剑术吧。凭着一只毛笔趟浑水是活不了的。”

“我不想趟劳什子的浑水,只想安安静静地在江湖里生活。”

“浮华,江湖,就是浑水。没有人可以洗清。江湖,就是乱世。每一刻生离死别。”

我不想辩解。莫问不愿离开纯阳宫,我执意要步入江湖。

他说,道不同不相为谋,也只由得我去,但若是有一天,我累了,便来纯阳宫居住罢……

我望着那柄残剑——与万花谷中的那把极其相似,不禁上前,却发现了意外之物——炼蛇花。

师兄说过,那是他最爱的武器,朴素,轻便。纯阳也很喜欢,所以,纯阳宫血洗的那一天,师兄把炼蛇花和纯阳残剑葬在了一起,一生一世不分离。

纯阳死的那天,师兄吹奏着雪凤冰王笛,只为一人。

“浮华,如果你想要笛子……”莫问顿了顿,“我可以帮你。”

我撇了撇嘴:“怕是到时,你修、为、不、足~”

“呵……”

我迈出了纯阳宫的大门,有些留恋地回头望着派内的景色。

“喂,浮华!”莫问喊道,“什么时候,能再一起看雪?”

“不会太久的。”

不会……太久……

乱世之后的大唐终究还是衰落了。

当年的盛世如今却略显颓败。

我步入江湖,却再也逃不出这浑水。我不愿与人争斗,却不得不争。这片江湖,若是不争便是死,若是相争便是活。

我在长安城外的茶摊休息,享受这片刻的安宁。

但总是有煞风景的“江湖侠客”前来滋事。

“都说这万花谷医死不医活,老子就不信了!你这万花谷的弟子不肯医治活人!”说罢,他便拿出匕首在手臂上划上一刀,“医是不医!”

我嗤笑,不予理睬。

“还说万花谷立誓什么救济世人,连受伤之人都不救治,我看这万花谷不过是假慈悲罢了!”

我放下茶杯,轻笑道:“受伤?何为伤?这片刀痕只需抹点止血散罢了,何须太素九针。莫非……兄台你……连买止血散的钱都没有?呵……当真可怜!”

“臭小子你当自己是有几斤几两!万花谷了不起吗!呵,老子前两天就收拾了一个!哎呀那哭的呀~真是稀里哗啦的……”

我正欲用商阳指教训这辱没师门的混蛋,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你口中的臭小子不多不少正好100斤,万花谷是挺了不起的,至少从阎王殿里拉回了不少人不是?你前两天欺负的那个万花谷弟子可只是个修行未深的离经弟子,贫道还想问你你的脸要是不要。”

我大吃一惊,却不想多话,静静围观这场闹剧。

“这不是那个只会道来道去的纯阳宫么,我丐帮和万花的恩怨与你纯阳宫有何关联!”

“非也,贫道不信道,我纯阳宫也未想干涉你丐帮的事,只是你欺负一个只会一些医术的弱者,贫道不得不管。”

我嘴角抽了抽,思考着要不要给那个道长来个阳明指。

纯阳宫毕竟还是有些威慑力的。

那人也见讨不得什么好处,骂骂咧咧地离开了。

我假意像那道长道谢,付了银两便前往郊外寻找些药材。

不出所料,他果真也跟了出来。

“你不是不出纯阳宫么。”

“纯阳宫无聊,出来透透气,还有美人笛音相伴,岂不乐哉~”

我狠狠地用笛子敲了他一下。

“这才几月不见,越发不正经了,你纯阳宫修的那些心境去了哪里!”

“嘿,我就没修过什么心境~”

“你啊!口无遮拦的,当心遭难!”

“不会!有你在,我死不了!”

那日起,莫问就一直协助我,他说,他要帮我,拿到雪凤冰王笛。




我每天训斥他胡闹,他说,有我在,死不了。

或许吧……

或许……

“你……怎么会……”当我看着他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,手中拿着白玉珠和白鹭霜皇笛时,心下已了,“你找死吗!”

“没有,我只是不小心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”我缝起了针,不语。

“现在笛子有了,你可以和我一起去纯阳宫了吧?”

“……”我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“你不要?!”他猛的坐了起来,“那我不是白受伤了嘛!!”

“……”伤口……又裂开了……

之后,他没有多说,依旧陪着我,默默地协助我。

转眼又是一年,我累了,想离开这个所谓的江湖。

莫问说,去看雪吧。

我点头,去了纯阳宫。

那年,李渡城的毒人突然暴增。莫问下山去了。再也没有回来。

那年,我离开纯阳宫,来到了李渡城,找到了他的剑穗。

“有你在,我死不了!”

对不起……

我这次,救不了……

“师兄,我想要笛子。”

师兄笑了笑,将他手中的笛子交给了我。

“我累了。那个人还在等我。”

我点了点头,我知道,师兄,快死了……乱世的创伤,终究是无法医治的。

“为什么还要笛子呢……”

“那不是我的,理应物归原主……”

我望着生死树,那里埋藏着一个破旧的剑穗,和一只雪凤冰王笛……



评论

热度(11)

  1. RISA绿了这个漩涡鸣人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虐哭我